首页 > 资讯 > 食品舆情

“假奶粉”致婴儿残疾案开庭,消费者遭厂商反诉侵犯名誉权,并被索赔200万

2021-05-20 15:37:06 来源:湖南食品安全网综合 编辑:青柠

1.jpg

  黄亚驿购买的“奶粉”。图片来源:央广网

  2019年4月,20个月大的寒寒被鉴定为智力残疾贰级。在父亲黄亚驿看来,导致女儿智力残疾的原因是服用了假奶粉——“金大洋贝尔康超级舒安氨基酸配方奶粉”。黄亚驿认为,“金大洋”厂家将固体饮料当作配方奶粉销售,女儿长期饮用后出现问题。

  日前,黄亚驿将生产厂家及其他三家经销商分别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承担女儿的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损失。

  2021年5月18日,四起案件在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同时开庭审理。据黄亚驿的代理律师介绍,庭审中,生产商的代理人强调,金大洋的产品属于合格产品,没有对寒寒的身体造成损害。

  由于原被告双方争议较大,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案件部分,只是进行了证据交换,接下来,法院将另选时间继续审理。

  高价奶粉其实是固体饮料

  重庆女孩寒寒出生于2017年9月,出生后不久,医生就建议黄亚驿给女儿服用“深度水解奶粉。”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婴儿用品店里,黄亚驿在营业员的推销下买回了第一罐“金大洋贝尔康超级舒安氨基酸配方奶粉”。在之后的近20个月时间里,女儿一共饮用了约100余罐。

  “我当时只想着这么贵的奶粉肯定是好的,让孩子快一点生长,根本没有想过奶粉会有问题。”在回忆当初为什么选择这种奶粉时,黄亚驿说,一是自己不了解这种深度奶粉,二是觉得在医院旁边的实体店买应该不会有错,三是他认为,“奶粉”三百多一罐,应该也不会错。

  在服用了这种价格达到“一元一克”的奶粉后,寒寒的身体不仅没有如愿地健康成长,反而出现持续发育不良,身体发育指标不达标,智力水平不达标等多种障碍。如今,三岁半的寒寒仍不能站立,不能说话。

2.jpg

  寒寒的智力残疾证

  2019年,陆续有固体饮料冒充奶粉的新闻被曝光。在其他家长的帮助下,黄亚驿发现,他所购买的“金大洋”产品也是固体饮料,而非婴幼儿奶粉。2019年8月青岛市黄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金大洋”的产品宣传问题予以了处理。

  此后,黄亚驿带着女儿在儿童医院进行了3个月的康复训练,在更换奶粉后,寒寒的身体也开始出现变化,生长明显,但语言及智力依然无法与同龄孩子在一个水平线上。

4.jpg

  黄亚驿检测女儿身体情况

  家属索赔医疗费等156万元

  在父亲黄亚驿看来,导致女儿智力残疾的原因就是服用了假奶粉,为了给女儿一个交代,黄亚驿将生产厂家及其他三家经销商分别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承担女儿的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损失。

  2021年5月黄亚驿终于等来了庭审,然而,收集证据的过程并不顺利。

  在购买奶粉时,黄亚驿没有留下影像资料可以证明售货员推销“水解奶粉”,但他翻找当年的购物单据时发现,一笔2018年的交易收银小票上面,清晰地写有他所购买的产品是“金大洋贝尔康超级舒安氨基酸配方奶粉”而非“固体饮料”

  此外,黄亚驿将网购奶粉的凭证及相关记录作为证据提交给了法院。

  对于出售给黄亚驿假奶粉的三家经销商,黄亚驿分别提起了诉讼,要求这三家经销商履行退一赔十的责任,金额共计36万余元。黄亚驿认为,寒寒的后续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也应由这三家经销商及生产厂家共同来承担赔偿责任,金额合计156万元。

5.jpg

  厂商反诉原告侵犯名誉权

  九龙坡区恋婴母婴用品经营部是金大洋的经销商,也是此次的被告之一。九龙坡区恋婴母婴用品经营部是医院附近的一家实体店,主营母婴用品。寒寒所吃的第一罐“金大洋贝尔康超级舒安氨基酸配方奶粉”,就是黄亚驿从这家实体店里购买的。“当时店里的人推销说,这就是深度水解奶粉。”

  该店经营部负责人汪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有事无法到庭,已经委托了律师来处理。对于其他的问题,他不便多说。

  此次的另一被告,青岛金大洋乳业有限公司除在开庭之前委托了律师应诉之外,还在青岛当地对黄亚驿进行了诉讼。金大洋公司认为,黄亚驿侵犯了公司名誉权,要求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

  根据起诉状,金大洋公司认为,黄亚驿在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罔顾基本的科学常识和日常生活经验常识,凭空捏造了其女儿因使用金大洋生产的所谓“假奶粉”导致智力残疾二级。“为了达到其不正当目的,伙同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通过媒体大肆恶意炒作,造成不实信息被不明真相的媒体和个人大量点击”,给金大洋的声誉造成巨大影响。

  起诉状中还提到,金大洋作为30多年的食品生产的企业,产品在市场一向具有良好声誉,取得过多项荣誉,产品从未被行政机关认定为不符合安全标准。“黄亚驿的行为不但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而且还给原告带来了巨大经济损失。”因此,金大洋公司起诉至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要求黄亚驿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200万元。

  对于“金大洋”的起诉理由和依据,黄亚驿与代理人不予认可。

  中国政法大学王雷教授认为,在司法机关及行政机关没有相关裁定和决定前,消费者在自媒体环境下发布相关情况,如果不存在捏造、歪曲事实的情形,不宜认定其侵害经营者或者生产者的名誉权。

3.jpg

  寒寒的各项能力都无法与同龄孩子相比

  厂商坚称产品合格,无损身体健康

  在庭审中,网店的经销商认为,他们所经销的是金大洋的产品,他们认为是合格产品,并不了解是否存在缺陷。

  同时,经销商对黄亚驿购买奶粉的部分情况存在异议。网店经销商认为,虽然网店纪录显示黄亚驿购买了金大洋相关产品,但是在实际发货时,发出的产品和销售纪录的名字并不相符。比如说,销售给黄亚驿的应该是新版产品,而不是购买记录上的旧名称的产品。

  实体店经销商的代理人则辩称,虽然销售小票上注明了“金大洋贝尔康超级舒安氨基酸配方奶粉”,但实际卖给黄亚驿的不是奶粉。也就是说,他们认为,黄亚驿没有购买金大洋相关产品。至于具体是什么,并没有明确说明。

  金大洋方面则完全不认为寒寒的残疾是食用金大洋产品导致的。金大洋坚持认为其所生产的产品是完全合格的,更不会对寒寒身体构成损害。

  由于双方分歧较大,5月18日下午,关于寒寒人身损害赔偿的案件部分,只是进行了证据交换,剩下未完成的部分将择日再次开庭审理。

  相关链接:

  状告假奶粉反被索赔200万,厂商欺人太甚

  5月18日媒体报道,来自重庆的黄亚驿认为一岁多女儿服用了假奶粉,状告青岛金大洋乳业有限公司及三家经销商,要求后者赔偿女儿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共156万元。日前,重庆九龙坡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同期,金大洋乳业以公司名誉权受侵害为由,在青岛提告黄亚驿,要求赔礼道歉并赔偿200万元。

  黄亚驿女儿寒寒出生于2017年9月,出生后不久,医生就建议黄亚驿给女儿服用“深度水解奶粉”。医嘱要求的实际上是一种抗过敏的特医奶粉,黄亚驿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婴儿用品店里,被营业员推销买回了第一罐“金大洋贝尔康超级舒安氨基酸配方奶粉”。在之后的近20个月时间里,女儿一共饮用了约70余罐。

  2019年,陆续有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的新闻被曝光。在其他家长的帮助下,黄亚驿发现,他所购买的“金大洋”产品也是固体饮料,而非婴幼儿奶粉。2019年8月青岛市黄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金大洋”的产品的虚假宣传予以了处理。在这次处罚中,金大洋被罚款238万元,没收违法所得2万余元。

  黄亚驿的小女经过医学鉴定,属于智力残疾。如今三岁半的寒寒不能站立,不能说话。尽管金大洋受到市场监管部门的处罚,但黄亚驿状告金大洋并非一帆风顺。摆在他面前的难题有两个:一是在他女儿寒寒的发育问题及智力残疾与金大洋假奶粉是不是有因果关系,二是他的相关证据不足,比如无法证明当年营业员的推销。

  此前发生过多起固体饮料假冒特医奶粉的事件,有专家介入,但一个共同点是,无法明确地在受影响的婴幼儿与假奶粉之间建立因果关系。金大洋公司当然知道这一情况,即使它有意使用误导性标签,有意混淆固体饮料与特医奶粉,但只要这个因果关系无法被证实,假奶粉就可以认罚“不认罪”。

  这是黄亚驿这样的消费者面临的大难题,以一己之力去证实连卫健委等部门也没能证实的假奶粉危害。过往的解决方案,一般是和稀泥的,厂家经销商拿钱协商被坑的家长,最后以某种方式不了了之。现在黄亚驿状告金大洋及经销商,甩开和稀泥的解决方案,不仅难度大,也将自己置于风险当中。

  金大洋有它的诉讼权利,但不知道金大洋状告黄亚驿侵权及索赔200万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可有一点是确定的,这200万侵权索赔会震慑黄亚驿,属于一种有效的反制手段,而且是在合法范围里。问题是,这种反制带有明确的阻吓目的,考虑到金大洋虚假宣传被罚的事实,它状告黄亚驿更多是策略考虑。

  因为金大洋将固体饮料虚假宣传为特医奶粉,在经销商门店,营业员也有意强化这一虚假宣传,导致黄亚驿误以为它是真的特医奶粉,这在逻辑上是成立的。黄亚驿留有的购买凭据上也写明是奶粉而非固体饮料,经销商辩解为发的货不一样,这样的狡辩显然站不住脚。黄亚驿面临证据不足的难题,但也并非“口说无凭”。

  黄亚驿对金大洋及经销商的诉讼,即使无法证实在假奶粉与小孩发育迟缓及残疾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假奶粉误导黄亚驿的这段时间,至少延误了医疗的时机。即使虚假奶粉与致残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但误导是假奶粉贩售模式的直接后果。金大洋已经因为虚假宣传被罚,因为误导延宕消费者就医这个事实也就无法否认。

  黄亚驿状告金大洋及其经销商,金大洋再反过来状告黄亚驿,这样的局面确实让人感觉不是滋味。这样一种不明不白的维权情况,传达了一种非常消极的信号,那就是:消费者有心无力,造假者有恃无恐。消费者的弱点就是拿不到科学证据,而这个在诉诸法律时相当重要的弱点,成为金大洋这类厂商继续攻击的地方。

  金大洋在青岛反诉黄亚驿,策略上是为可能的调解方案制造议价权。将固体饮料误导为特医奶粉,有工商部门的处罚在前,这是它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事实。黄亚驿的劣势在于,无法在假奶粉与女儿发育迟缓之间建立因果关系——可,为什么要让一个消费者去证明假奶粉的危害呢,难道这不是主管部门的职责?

  当然,打官司讲究证据,对黄亚驿状告假奶粉生产商反被索赔200万元一事,也只能在法制轨道上寻求最终的解决方案,可消费者维权的困境一览无遗。利用信息不对称,沆瀣一气的奸商将毫无医用价值的固体饮料宣传为特医奶粉,这是欺诈却屡禁不止。黄亚驿想寻求更公正的维权结果,却走上了被告席,这一处境不值得深思吗?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