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食品舆情

这款“奶粉”突然停产!紧急求助:谁能给我们的孩子一点点生命口粮

2020-05-25 15:22:00 来源:独角兽财经 编辑:青柠

  “各位亲友,刚收到厂家通知,千林草莓味营养粉、香蕉味营养粉、巧克力营养粉暂时停产了,本月预订的无法到货,恢复日期暂不确定……”

  “国家现在彻查冒充特医食品,确实很好,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家长来说,却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一旦如此,我们的孩子就真的要断粮了……”!

  近日,湖南发生的固体饮料冒充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虚假宣传事件引发全社会关注,国家监管部门也是接连出手,提醒消费者:“没有标注产品注册号的或者查询不到相关信息的,千万不要购买”,并公布了目前我国通过注册的48款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名单。

  然而,面对这份名单,有这样一群特殊宝宝,他们的家长手足无措了……

  1.有这样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特殊孩子

  “孩子出生后28天后,我们专门赶到北京,当接到中日友好医院再次确诊消息的一刹那,多少天来心中幻存的那点忐忑希望最终破灭,我哭得一塌糊涂,但自此以后,我就收起了眼泪,我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遵照医嘱,从此让孩子吃专门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近日,湖南倍氨敏事件被曝光后,河北的李女士(化名)向胡说有理如此表示。

  牛奶、米饭、面条、炸鸡丸子、红烧肉……这些在普通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食物,可是对于李女士家宝宝这样的人群来说,却是“毒药”。

  因为,上天从一开始就“偷”走了这些孩子身体里很宝贵的东西——代谢苯丙氨酸的酶,这使得他们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吃普通食品,因为这些食物会损害他们的大脑。他们就是患有苯丙酮尿症的孩子,也被称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孩子”。

  据了解,苯丙酮尿症(PKU)是一种先天代谢性疾病,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由于患儿于身体里缺少苯丙氨酸羟化酶,导致身体里的苯丙氨酸并不能被正常代谢,平常人的普通食物对这些孩子来说就像是毒药,未经治疗的婴儿出生3~4个月后会逐渐对神经系统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患儿三~四个月后出现智力低下的症状(如面部表情呆滞),并且头发色黄,尿中也因为含过多的苯丙酮酸而有异味,且随着年龄增长病情更加明显。

  但是,这些不能“食人间烟火”的PKU患儿,通过新生儿足跟末梢血进行筛查后,一旦确诊越早干预治疗越好,通过早期就开始坚持食用针对PKU人群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患儿可以与同龄孩子一样生活、学习。

  2.PKU患儿食品进入医保系统

  像李女士这样的家长并非个例,公开资料显示,我国PKU的患病率约为1 : 15000。

  “我们有PKU宝宝群,有的妈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月子里眼睛都哭坏了”,李女士告诉胡说有理,“不仅孩子一辈子需要吃这种特殊食品,而且由于这特殊食品价格非常贵,一般家庭也很难支撑,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们只能改变我们自己,为了孩子,努力多挣钱”。

  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李女士就到处搜索有关PKU的知识,李女士说,幸亏国家也非常重视,现在我国大部分医院药房有专门针对PKU患儿的食品销售,且很多城市是可以走医保享受报销一部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大大缓解了很多家庭的重负。

  “全国其他城市我们不是特别了解,但是我所在的城市,医院销售的PKU宝宝特殊医学配方食品也是有多个品牌的”,李女士给胡说有理发来的一份商品名单上显示,除了特殊营养蛋白粉外,还有特制的面条粉、自发粉、米、面包、面条、饼干等。

  这些产品品牌有华夏2号、千林宝贝、基利心、圣元等。

  “像这些品牌,有不少是可以走医保的,像我们这里可以报销70%,2万元封顶”,李女士告诉胡说有理。

  3.湖南事件引发PKU宝妈极大担心

  然而,湖南固体饮料倍氨敏被当做特殊医学配方食品卖给家长的恶性事件被曝光后,PKU宝宝父母群立即炸开了。

  “吓得我赶紧看了自己娃娃的奶粉,居然也有固体饮料标识”

  “我家从医院购买的也没有特医证(注册号)”

  “我担心的是,万一华夏维康查出来不合格,以后孩子吃什么喝什么啊”

  “我们一直是自费喝达能……为何别的省可以报销达能……”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倍氨敏事件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求严查违法行为,同时发出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选购消费提示,特别提醒消费者:“没有标注产品注册号的或者查询不到相关信息的,千万不要购买”。

  此前,胡说有理也多次报道,我国对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实行严格的注册审批管理。自2019年1月1日起,未经过配方注册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不得在我国生产销售。

  目前,我国通过注册的特殊医学配方食品有48个,其中更多的产品主要针对过敏、牛奶蛋白过敏等特殊宝宝,而针对PKU患者的产品,截止目前,仅有3款获得注册,全部为达能旗下产品,分别为:

  ① 纽贝瑞:特殊医学用途婴儿苯丙酮尿症配方粉(0~12月龄苯丙酮尿症婴儿);

  ② 纽贝福:Periflex特殊医学用途氨基酸代谢障碍配方食品(1~10岁苯丙酮尿症人群);

  ③ 纽贝臻:特殊医学用途苯丙酮尿症配方粉(10岁以上苯丙酮尿症人群)

  “现在监管部门建议一定要选择有产品注册号的特医食品,可是医院给我们大多数PKU家庭开出的这些特殊食品,几乎都是没有注册号的,难道这些产品都是不合格的吗?”,李女士告诉胡说有理,她所在的城市的医院销售且能参与医保的PKU食品,全都是未获国家注册的,但孩子们的主粮一直就是这些产品。

  “没获得监管部门注册的特医食品能进医院,能参与医保;获得注册的却进不了医院,只能自费,实际上很多家庭又根本承担不起”,李女士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孩子难道就要眼睁睁地直接断粮了?

  4.注册特医食品何时纳入医保系统?

  家长忧心忡忡不是多余的,而对于企业来说,却又很无奈。

  以PKU奶粉为例,中国乳企圣元其实早就有该产品。在此次特殊医学配方食品注册制实施前,中国乳企圣元很多年前曾拿到了PKU产品生产许可,并于2012年与原卫生部携手,发起了为期5年的PKU患儿公益救助计划。

  据统计,圣元5年里总计发放19411箱(116466*900g/罐)氨基酸代谢障碍婴儿配方粉。据悉,这些产品总价值达到7000万元。

  然而,直到今天,新政之后,圣元至今却没有拿到最新的针对PKU患者的特殊医学配方食品注册证。

  是圣元至今未申请吗?胡说有理询问圣元方面,未有明确回复,然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在这方面国产企业可能真的受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待遇。

  像圣元这样的大企业尚且如此,更何况上述类似华夏2号、千林等这样的并不为公众熟悉的品牌呢?

  遗憾的是,家长们的担心很快成为现实,就在昨天(5月22日),有PKU宝宝家长告诉胡说有理,千林品牌相关产品暂时停产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其实,我们家长还有其他担心,现在我们孩子吃的这些医院买的PKU产品到底合格不合格?”在李女士所在的河北PKU家长群里,家长也无助地发声:我们呼吁能够相关部门能够重视我们这些PKU家庭,关爱PKU宝宝,我们希望更多的国产PKU特殊食品能够获得注册;另一方面,在当下,也希望医院能够引进获得注册的针对PKU特殊医学配方食品!

  5.疫情期间监管部门曾特事特办

  写到这里,胡说有理不由想起疫情期间一个感人暖心的故事。今年3月29日胡说有理也有报道。

  今年2月14日,七色堇罕见病联盟的工作人员统计病友物资时,发现有202名PKU宝宝面临奶粉短缺问题,62 个家庭存货不能满足10 天的需求量。仅在湖北省内,便有近一半的PKU宝宝存在奶粉存量不足的问题,他们的生命健康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当七色堇罕见病联盟了解到,美赞臣营养品(中国)有限公司曾经支持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服务司及全国妇幼卫生监测办公室“苯丙酮尿症(PKU)患儿特殊奶粉补助项目”长达十年之久后,于是,在一个月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最猖獗的时刻,七色堇罕见病联盟向美赞臣中国发去了一条求助信息——受疫情下物流受阻的影响,中国一批苯丙酮尿症宝宝正面临“断粮”危机。

  尽管美赞臣海外早就有PKU特医食品,但该产品并没有在中国申请配方注册,也就说未在中国市场销售。

  在接到求助信息后,美赞臣与七色堇罕见病联盟、微笑明天慈善基金会组建了紧急救援小组,积极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积极沟通,并向总局提交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批准境外PKU奶粉捐赠进口的申请。

  特事特办!

  在政府、公益组织、企业、志愿者等各方努力下,有关产品的加急审评工作在一周之内便告完成,顺利获得特殊的产品进口批准。

  最终1000多罐并未获得注册的PKU宝宝奶粉很快进入中国,解决了不少PKU特殊宝宝的燃眉之急。

  “我就是那个幸运者之一”,此次在与胡说有理交流时,李女士这样告诉胡说有理:我们不希望这次湖南事件,影响到我们这群特殊孩子的口粮,毕竟,我们的孩子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我们也真的特别盼望,获得注册证的产品能够也进入到我们这里的医院;同时,我们这些孩子已经长期吃的也有效果的食品,能够早日拿到注册证,让我们的孩子的维系生命营养的口粮能多那么一点点的的选择!

  这次,监管部门能特事特办吗?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