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曝光台

五问大头娃娃假奶粉:市监部门干什么去了?

2020-05-15 23:59:11 来源:胡说有理 编辑:范 军

  湖南“大头娃娃”事件令人痛心,就在外界纷纷质疑母婴店丧尽天良,将本是毫无营养价值的“固体饮料”当做特殊医学配方食品卖给有过敏症状的婴儿之际,其实胡说有理要说的是,最大的骗子何止是母婴店?昧着良心至今还在妄图狡辩的倍氨敏生产商家——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还有经销商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

  还有不可思议的是,去年年底,湖南媒体就曾报道倍氨敏造成婴儿佝偻病,如果当时就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那么相信今天受害的孩子将会少一些。然而,长沙开福区芙蓉北路市监所 所长彭宇航当时竟然调解当了“和事佬”的角色。

  从生产到销售到监管,或许是如此的不负责任,才有了今天“大头娃娃”事件的大爆发!

  1、固体饮料冒充特医粉酿悲剧

  母婴店将普通的固体饮料当做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卖给消费者,导致湖南郴州大头娃娃事件此次爆发,5月12日胡说有理已有相关报道。

  这里再简单回顾下:是湖南当地媒体报道,湖南郴州永兴县多名患者家长投诉:自己的孩子颅骨突出成“大头娃娃”,孩子总是起一身的湿疹、咳嗽,各项指标都不达标,甚至还有孩子止不住地用手拍打自己的头部。

  在当地医院深入调查下发现,这些患者都得了佝偻病,并且都食用了同一种名叫倍氨敏的产品。

  原来,这些幼儿都是因为体检的时候牛奶过敏,医生建议家长购买氨基酸奶粉给孩子食用。家长们去郴州爱婴坊母婴店买奶粉的时候,在导购员强烈推销下,家长购买了这款倍氨敏产品。

  导购员声称倍氨敏是店里最好的“奶粉”,也是最畅销的,许多过敏宝宝都是吃这种“奶粉”。

  在部分妈妈看到奶粉罐子下面写着“蛋白固体饮料”产生怀疑的时候,导购员说蛋白固体饮料就是牛奶的另外一个简称。这家爱婴坊母婴店店长也表示,公司培训过,确实这个是“奶粉”。

  2、事件曝光后各方态度

  此次“大头娃娃”直接的罪魁祸首就是倍氨敏这款产品。胡说有理了解到,倍氨敏生产方是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其公开对外年报称,公司2019年年度销售总额达到1405.7万元,同比增幅高达85%。

  本次事件爆发后,针对涉事母婴店称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销售人员培训时称“倍氨敏”产品可以当奶粉,对此,唯乐可市场部人员称,一线导购并不是公司的员工。

  一位湖南唯乐可的工作人员给界面新闻记者发了两份检测报告,一份名为《第三方质检标签检验检测报告》,另一份名为《广东省质量监督食品检验站检验报告》,称,“包装清晰标注为固体饮料,没有夸大宣传。”

  据悉,唯乐可公关经理还称,“倍氨敏”本身合规合法,在这次事件中是“躺枪”。

  产品生产方公关经理强调,在此事件前,公司发现有门店客人投诉,已于2019年主动停产该产品并召回销毁,且已向有关部门备案。

  5月13日晚8点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消息,要求湖南省市场监管部门严查普通食品冒充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的违法行为。

  国家市场监管局表示高度重视,责成湖南省市场监管部门对涉事商家进行彻查,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国家监管局表示:固体饮料是普通食品,不是婴幼儿配方乳粉,更不是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其蛋白质和营养素含量远低于婴幼儿配方乳粉和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

  根据食品安全法,婴幼儿配方乳粉、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属于特殊食品,在我国实行严格注册管理和出厂批批检验,质量安全有保障。消费者选购婴幼儿食品,要注意查看标签标识,选购合适的产品。

  3、疑点一个接一个来了

  ①、到底谁在公然撒谎?

  唯乐可工作人员此次对外称,自己的产品是合格的,并称已清晰标注固体饮料,没有夸大宣传。

  然而,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胡说有理查询到一条公开报道,2017年,现唯乐可公司控股股东负责人当时在一场公开会议上演讲,其公开演示的PPT中,直接提到宝宝全营养解决方案中,功能营养就有唯乐可的倍氨敏、倍早优、倍安复。

  另外,截至目前,网上仍有《宝宝牛奶过敏怎么办,种太阳倍氨敏可轻松帮宝妈解决》等文章向“宝妈”推荐倍氨敏产品。其中称,“倍氨敏是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是法国进口深度水解乳清蛋白,对于轻中度乳蛋白过敏、乳糖不耐受及腹泻恢复期的宝宝能很好的起到调理作用。”

  还有宣传的文章更是直接表示:倍氨敏“是过敏宝宝福音的一款代乳品”。

  “代乳品”啊,什么意思?作为普通消费者那自然会如何理解?相信大家都很清楚的。

  更令人生疑的是,既然公司号称产品是合格的,为何要停产?这里面到底有怎样的隐情?

  ②、监管所所长为何当“和事佬”?

  其实,此次倍氨敏导致“大头娃娃”事件并非第一次发生。

  2020年1月2日,依然是湖南媒体芒果都市报道,长沙消费者刘女士因为9个月的儿子被医院诊断普通牛奶过敏,刘女士在开福区子母孕婴黄金海岸店工作人员的推荐下,购买了“倍氨敏”无乳糖深度水解蛋白二合一配方粉替代,作为孩子日常主食。

  刘女士认为,因为子母孕婴黄金海岸店工作人员的误导,自己将蛋白固体饮料作为配方奶粉给孩子喝了半年,她于是向开福区芙蓉北路市场监督管理所进行了投诉。

  据媒体报道,1月2日,子母孕婴连锁机构的董事长露面向家属致歉。但是彼时似乎并未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就连监管部门竟然为双方做了一次“和事佬”。

  为何这么说?

  据媒体报道,“市场监督管理所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长沙开福区芙蓉北路市监所所长彭宇航所长竟然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子母孕婴黄金海岸店的工作人员将蛋白固体饮料,作为特殊配方奶粉推荐给刘女士,但产品的外包装上有清楚的标识,监护人刘女士同样失责。

  彭宇航表示:“现在我们经过对双方的调解,也是逐步达成了一个意见,由这个被投诉人,这个商家进行退一赔十,同时也是做了一些适当的补偿,消费者这边也是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

  湖南媒体报道截图

  发生如此恶性事情,或许在当时只是一名消费者的投诉,这位监管部门负责人一出手,事情就抹平了。

  要知道,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局都已明确表态,此次大头娃事件商家是“违法行为”,“涉嫌消费者欺诈”,而这位所长大人竟然说“我们还不能完全定性为虚假宣传”!

  而对于倍氨敏这款产品背后的生产企业是如何处理的,从当时媒体报道看,并未提及该市监所有所行动。

  ③、到底谁该承担事故责任?

  乳业专家王丁棉表示,整个事件是环环相扣的,如果中间有一个环节起到正确的作用,可能就不会导致这样的悲剧发生——医生推荐、导购推荐、家长购买。但关键的点还是在于门店的促销人员的素质。

  “整件事件的节点都连结在生产厂家身上,产品生产,培训,推介,门店营销指导,供货,利益最大的归点等,无不指向生产厂家”,王丁棉向胡说有理表示,“有说法称与厂家无关连,这怎能说得过去?家长是有过失,门店及医生是有过错,但她们在事件中都不是挑梁的主角,也不是最终利益最大获得者,且她们都欠推进事件发展的推动力及动因”。

  “做母婴的东西容不得半点沙子,而特殊医学配方食品更是不同于其他产品,要求更严格,毕竟针对的是特殊的孩子,出问题谁都承担不起”,一位在特医食品行业从业已有十几年的“老兵”向胡说有理表示,此事环节上的所有人都应当承担责任。

  “首先生产厂家尽管在产品包装上标注了‘固体饮料’,但是倍氨敏的更显眼位置上显示的是‘深度水解蛋白、无乳糖配方粉(二合一)’字样,同时还有‘法国进口深度水解蛋白’的字样,这很显然让大多数不专业的消费者误解为是进口产品,而实际上倍氨敏是一款天津企业的代工产品”,这位“老兵”告诉胡说有理,生产厂家设计制作这款产品的时候,肯定是仿奶粉的,也就是说唯乐可“初衷不单纯”。

  “其次,倍氨敏销售人员也是有针对性的开发母婴渠道,目的性就更强了”,这位“老兵”向胡说有理表示:“经销商人员肯定也是了解的,所以经销商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三,门店的销售人员也知道这个不是奶粉,更是难逃其咎”,这位“老兵”直接表示:“三个环节哪个都脱不开关系,而且有一个环节缺少了,都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所以我个人觉得眼下有人说没关系的就是推脱责任”,“他们都是在利益推动之下,被利益蒙了双眼”!

  松鼠云无心也表示,尽管这些产品包装上会老老实实标注“固体饮料”,但是他们经常会利用图案以及宣传语来暗示这是给婴儿吃的,并且能够解决婴儿的过敏等问题。对于没有研读食品标签的广大消费者,这些暗示往往会有很好的效果。

  更重要的是,母婴产品的营销人员会巧舌如簧地暗示甚至明示消费者这就是给婴儿吃的。因为人对人传播,即便是虚假宣传也很难收集证据,也就很难被监管。厂家与推销人员狼狈为奸,很多消费者也就被忽悠了。

  ④、湖南、天津监管部门干嘛去了?

  要知道,用固体饮料冒充特殊医学配方食品,此前胡说有理无数次报道。2019年,媒体也曝光了宁波特壹食品有限公司和青岛金大洋食品有限公司的“假特医食品”,当时国家市场监管局很快重拳出手:停产召回。

  与此同时,国家监管局去年6月份还特别强调,地方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要举一反三,针对企业名称中含有“生物”“医药”“科技”“保健”“高新技术”等字样的,获得饮料、糖果制品、代用茶、其他食品等生产许可的,产品易误导消费者与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婴幼儿配方食品、保健食品等混淆的普通食品生产企业,加强监督管理。

  很显然,唯乐可的倍氨敏,明显是易误导消费者与特医食品混淆的普通食品,而唯乐可的代工企业天津市德恒科技有限公司制造中心,这家企业名称中也带有“科技”字样。

  那么请问,一年时间了,湖南、天津的市场监管部门,你们都干什么了?

  还有上述当地监管所所长彭宇航,当时发生那样的恶性问题,如果当即严肃彻底清查,那么是否会降低此次大头娃娃食品安全事件风险?

  ⑤、为何忽视正规特医食品?

  胡说有理不止一次地强调,自2019年1月1日起,未经过配方注册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不得在我国生产销售(跨境购平台不受此限制)。不过,在我国境内生产或向我国境内出口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生产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含)以前的,可在我国境内销售至保质期结束。

  胡说有理在监管部门官网查询初步了解到,目前我国通过注册的特医配方食品涉及到婴儿(0-12月)的特医食品有29个,这其中针对蛋白过敏以及乳糖不耐受宝宝的产品有14款。

  这其中除了达能、雅培、雀巢、美赞臣等国际大品牌产品能够正常销售外,国内的贝因美、圣元等不仅拿到了特医婴儿食品注册证,且同时拿到了生产许可证。也就是说,贝因美、圣元的相关产品也有上市销售。

  那么,明明有正规产品,为何母婴店却向有需求的消费者不推荐这些正规产品,却将“固体饮料”当做特医食品推荐呢?

  “利润作祟啊”,一位母婴店老板向胡说有理表示,这种固体饮料门店拿货价和销售价差价很大,门店利润大;而通过注册的特医食品价格透明,门店首先不一定能够拿到货,其次即便拿到货,利润空间也很小。

  但为了孩子,宝爸宝妈们,请你们一定要查看标签标识,查看配方注册号。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