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行业观察

迟到“两年”的致癌门,这次槟榔行业要洗牌了

2019-03-17 19:20:51 来源:快消门徒 编辑:青柠

   文|橘子

  有关槟榔致癌的坏消息,还在继续传播并发酵着,鲜有人敢去预判其未来的走向。而槟榔行业,不论是400亿还是600亿的市场规模,都不是相声里那个“陡然而富”的桥段。它经历了并不算短的“成长”历程,养活了产业链上几十万人,如今,却也迷茫了。

  1 迟到的“声讨”

  与槟榔行业而言,当下,是一个节点,虽然它并不是第一次面对相似的“声讨”。

  声讨一词,似乎也并不过分。从自媒体到官媒,有关“槟榔慢性毒品”、“槟榔致癌”的各类报道传播、发酵已近满月。“但这一次与以往不同,因为‘幕后’变了。”K先生说。

  说这番话的时候,曾在槟榔行业从业多年的他,离开槟榔行业已经有些日子了。他还在吃槟榔,只是慢慢把量减了下来,“毕竟对健康有影响”。

  而“幕后”,实际上可以理解为背后的力量。“最开始是来自口香糖企业的反击;之后,是部分想有所获的媒体;如今,已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有意思的是,K先生觉得代表国家的力量来的有些迟了。就他对行业的认知以及判断,眼下槟榔行业所面临的一切,或应该发生在两年前。

  究其原因,两点。第一点,如今大抵已经人尽皆知了,就是槟榔致癌的因素;第二,则关系到税收。

  “早年,一家槟榔企业销售额达10个亿,报税可能只报1个亿。”K先生说。这一点,食品君在A君处得到了佐证,不过,他举的例子略显“温柔”。“比如,一家年销售额达90亿元的槟榔企业,它上税时上报的金额大抵只有40亿-50亿。”他说。

  有关少纳税一事,与食品君而言,是一个太难求证的事儿了。好在,一位在槟榔行业浸淫了很多年的槟榔企业高管表示:“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了,毕竟,企业、行业的发展在逐步规范,不大可能再像以前一样。”

  和离开槟榔行业的K先生和A君不同,该高管还在槟榔行业里,即便是在当下,他考虑的还是如何研发更好的产品,不论是产品本身还是产品包装。

  而有关这个节点,与之相关的人会用“敏感时期”、“非常时期”等颇具危机感的词汇来形容。此次,舆论一边倒的形势,让上规模的企业选择了集体沉默。就连一些行业人士,都不愿多聊,生怕说错什么。

  就如前文所说,事实上,槟榔致癌说早已有之,与K先生不同的大多数人,会觉得这波“声讨”来得有些突然。甚至就是因为某自媒体的一篇文章引起。

  “致癌风波炒过好几次,以前在湖南本土炒,基本没什么负面效应;除了2013年央视那波……”K先生说,他甚至清晰地记得央视对槟榔行业曝光的事件发生在2013年7月14日。

  在他看来,任何东西,抛开用量说伤害都有不可取之处。重要的是,世卫组织1992年研究的是东南亚槟榔,生槟榔,连核一起吃的那种;而湖南槟榔是在2000年以后才开始风靡的,产品也是去了核的。

  彼时,“1992年,长沙、湘潭吃槟榔的人还很少……”

  不论迟到了还是提前了,该来的还是来了。那些制作并销售槟榔的企业们,“按规定,正忙着下广告,然后是等待。等待更进一步的消息、政策;等待这一波口诛笔伐早日结束。”另一从业者说。

  2 小范围“三高”

  别误会,这里的“三高”不是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而是高毛利、高薪资、高增速。当然,说的是槟榔行业,还是小范围的,因为,如今的槟榔行业寡头竞争的格局已经初步形成。大多数公司,只是陪跑。

  随着舆情的愈演愈烈,一份“全国槟榔企业”的名单也随之传播开来。从槟榔生产销售企业到槟榔批发部、再“细节”到单店,那张长长的Excel表格,食品君在手机上,需要划近30下屏幕才能看到“底线”。

  “99%打酱油的,除了海南的种植业。”看了表格的K先生说,如今的槟榔行业,益阳口味王、益阳皇爷、湘潭伍子醉、湘潭胖哥、湘潭宾之郎、湘潭小龙王、湘潭叼嘴巴,被称为“战国七雄”。而“战国七雄”就是上面所说的那个小范围。

  有关毛利,行内的“逻辑”是:原果三斤半可以烤制一斤干果(行业平均成本25元-30元),一斤干果做成槟榔成品,均价可以卖到两百多。

  那种,每袋售价在10元的槟榔产品是相对低端的。K先生称,这类产品,大厂的出厂价不到6元(小厂不到4元),上摊7.5-8.5元,一件货可以赚几百,毛利大约30%。那些一袋卖20元、50元的高端产品,毛利自然会在30%以上了。

  “行业说法,一天一件货可以养活一个业务员,一个业务员每个月要一两万的工资。”K先生说。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快消行业招人难的普遍情况下,槟榔行业想做个业务员,还得扛着十万甚至十几万去走“后门”。

  而有关市场份额,在“战国七雄”的阵营里,排名是这样的——口味王、皇爷、伍子醉、胖哥、宾之郎、小龙王、叼嘴巴。仅是一袋售价在15元的槟榔产品,一年的销售额约180亿元。

  去年,A君还在槟榔行业,他说自己曾在一相对官方的组织看到一组数据,2017年,排名前三的槟榔企业,年销售额已近400亿元。“按照我们去年的预算,原则上,2018年的增速应该在40-60%。换言之,2018年,槟榔行业的销售额应该近600亿元,甚至超过600亿元。”

  另一个来自行业内的不完全统计,“战国七雄”占整个槟榔行业销售额的80%以上。所以说,上文中那些不在“七雄”之列的公司,只能陪跑并随时可能掉队。

  A君认为此前的3-5年是槟榔行业的快速增长期,也可以称之为野蛮生长。但K先生认为,高速增长的标志性事件是——皇爷请唐国强、宾之郎请大兵做广告的时候算起,迄今已经十余年了。他眼中,这些年的行业增长,就“像野草一样”。

  行业里,尤其是大公司,级别稍高的高层,月薪4-5万并不鲜见。

  另一个有关高薪资的佐证有关A君。

  2018年,他被某规模型槟榔企业委派的猎头所“猎”,成为公司某一具体业务板块的负责人,试用期的税后年薪是百万+。在快消行业从业多年的他表示,在快消行业,同类型的职位,能拿到的薪资最多也就一半儿。

  3 或迎来“拐点”

  现实的残酷在于,这个待遇如此丰厚的圈子,外来者大多难适应。

  A君之所以放下高薪诱惑,先是“怕”了槟榔行业每年的高速增长,毕竟,在快消行业还比较好的前些年,大公司的年报季,能出现“呈两位数增长”的,凤毛麟角。更何况是每年超过30%的增速。再来就是槟榔产品的安全隐患了,这让他觉得没有“安全感”,甚至觉得自己在害人。

  当然,这或许与他吃槟榔的体验有关。

  要进入槟榔行业的他,吃了一口槟榔,也就是半片。后果是,右边的腮帮子肿了,之后的四五天连饭都吃不下,以至于后来“不敢再吃”。

  相对而言,食品君是有些迟钝的。有过两次吃槟榔的经历,中间隔了4年,以至于第一次的感觉已经不记得了。最近一次是去年秋糖,长沙。除了诸如嚼硬柴火的体验外,口腔没有不适,也没有头晕。而其他小伙伴称,“会心发慌……”

  这大抵是“因人而异”的,就像在槟榔圈子里,有些从业者会忍不住抱怨说,自家长辈吃了一辈子槟榔也没患上口腔癌……

  如果说A君是因为个人不适离开,有些故事的主角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位从方便食品企业去到槟榔企业的高管,很短的时间就被经销商赶走了。原因是,他试图用此前公司那套压榨经销商的法子,结果他所在公司的经销商均与公司大领导沾亲带故的,结果引发了“集体抗议”而不得不离开;还有从啤酒公司转战过去做高管的,早几年年薪80万,也是没干两天就被请走了……

  与A君相比,K先生和前述高管是喜欢槟榔行业的,就像K不排斥吃槟榔一样。

  而“战国七雄”的称呼,既是天意也很偶然。“一方面,正好有7家规模比较大的企业;另一方面,目前的行业格局就如同历史上的战国时期,局面比较混乱,跟打仗一样,你想吞并我,我想打压你……”K先生说,如今,口味王独领风骚;皇爷、伍子醉等也风头正劲;一家独大的局面虽未成定局,但未来的格局应该容不下“七雄”,兼并、重组在所难免。

  除了行业内的竞争、变化,行业有望迎来拐点的契机来自此次来国家层面的力量。虽然,除了下架广告,目前还看不出国家下一步的“内容”,但就像有些消费者说的那般,起码在产品的外包装上,要对风险做出合理说明。

  有人猜测,监管部门或对槟榔行业实现计划管控。比如,哪家企业每年销售额或者销售量只能控制在多少亿以内。也有观点认为,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将做广告的费用回馈给槟榔消费者,让“再来一包”有百分百的中奖几率,或用在做地推、买货架、做陈列……在渠道里好好做文章。

  福兮,祸兮。

  如果此轮风波能让吃过、不曾吃过槟榔的消费者正确认识到该产品的风险;能让“野蛮生长”的槟榔行业实现健康、规范地发展,无疑是福。如果,一轮又一轮的风波还不断上演,那么,源头那些拿着最低利润、只种槟榔的农民将迎来艰难的日子;那些不懂控量的消费者,如果真的患上了口腔癌,也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痛苦时,都应该算祸吧。

  可不论几时,平衡都是最难的。愿一切向好,不论你处在这个产业链的哪一环。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