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食品要闻

新湖南独家丨与槟榔PK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2019-03-07 13:06:07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编辑:龙 吟

  槟榔再一次引起人们的关注是朋友圈的一篇自媒体文章和一个普通的商业冠名广告。

  前段时候,有一篇自媒体文章在朋友圈火了。《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一文中,作者痛陈“这个原产自海南的‘软性毒品’,有百害而无一利”,文章指出,在高速扩张的槟榔产业背后,槟榔受害者经历着“毫不对等的博弈,注定了失败”。

  但几天以后这篇文章点进去已变成“因违规无法查看”。一直以来,围绕槟榔的诸多争议都和“查无此文”一样没有了下文。

  商业广告是指,湖南知名的槟榔品牌口味王冠名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第五季。

  事实上,关于槟榔PK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昨天:湖南八十年代已经意识到槟榔致癌问题

  2018年4月13日-14日,中华口腔医学会联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针对湖南省嚼槟榔和口腔癌的现状,在湘雅医院展开现场调研工作,并进行了“嚼槟榔与口腔癌”湖南现场调研会。

  会上公布的一组数据让人触目惊心。

  据专家初略统计,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现50位住院患者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病史。

  会议期间,记者拜访了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教授凌天牖,现已有77岁高龄的他从事口腔研究30余年。凌天牖教授向记者讲述了一段关于湖南研究槟榔与口腔癌的故事。

  1983年,一位湘潭籍姑娘因张不开嘴,吃不了咸、辣食物在湘潭口腔医院看诊无果后,来到长沙湘雅附一医院就诊。“当时接诊的是刘蜀藩教授,但这个病症他之前也没有遇到过,所以无法确诊。” 凌天牖教授说。

  于是,刘蜀藩教授便取患者的口腔组织,做口腔切片送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行病理检查。对方恰巧有一批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进修回来的医生。这批医生拿到切片进行检查后发现,湘潭籍姑娘的病症与世界著名口腔病理学家医生Pindborg教授在印度发现的口腔黏膜下纤维化病症十分相似。

  “他们最终联系到了Pindborg教授,经教授指点,国内才对这种口腔黏膜下纤维化的病理形成及癌症发病有了了解。”(口腔黏膜下纤维化(oral submucous fibrosis,OSF)是一种慢性疾病,可侵犯口腔的任何部位。由于固有层的纤维组织变性和上皮萎缩,从而引起黏膜硬化,形成条索,最终引起牙关紧闭,妨碍口腔各种功能的发挥,并成为癌前状态。)

  1984年,Pindborg教授与北大口腔医学院章魁华教授来到长沙,与刘蜀藩教授同当时还是研究生的翦新春教授一道去到湘潭进行调查,研究发现:在3015名嚼槟榔者中,发现有29例患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而不嚼槟榔的627人中未发现此病患者。

  此次调研,开创了湖南研究槟榔与口腔癌关系的先河。

  随着来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看病的口腔黏膜下纤维化病人的增加,1985年,凌天牖教授也加入到了“嚼槟榔与口腔癌”的研究当中。

  2003年,在凌天牖教授的带领下,数十名湘雅二院的老师与研究生对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编写的“Betel-quid and Areca-nut chewing and some Areca-nut-derived Nitrosomints”直译为《槟榔嚼块和咀嚼槟榔子习惯和某些由槟榔子衍生的亚硝胺类化合物》一书进行翻译和编印。

  该书最后的部分有了如下结论:

  “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不含烟草槟榔对人有致癌性。”

  “有充足的动物实验证据表明槟榔有致癌性。”

  “有充足的动物实验证据表明含烟草槟榔有致癌性。”

  “有限的动物实验证据表明槟榔碱有致癌性。”

  “同时,台湾的一项研究表明,嚼槟榔的人患癌机率是不嚼槟榔人的28倍,又嚼槟榔又抽烟患癌机率是常人89倍,既嚼槟榔又喝酒还抽烟的人患癌机率则是常人的123倍。”合上书,凌天牖教授感叹道。

  今天:湖南槟榔厂家已经开始在包装上有所标注

  2013年7月1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等四个栏目报道:据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研究,槟榔为一级致癌物。

  2013年9月22日,央视《经济信息联播》连续报道说“‘槟榔致癌’并无科学根据”,章魁华出镜表示,嚼槟榔本身问题不大,咀嚼过程中产生的致癌的亚硝胺只要不和吸烟同时发生,“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小小的槟榔,到底是一级致癌物,还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早在2001年,媒体对此便有争论。有媒体用大量版面追踪槟榔的危害,也有报纸指出:“槟榔无毒”;有媒体认定槟榔为一级致癌物,有媒体也指出自古槟榔就可以药用。

  “全球数百名科学家有关槟榔对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已经得出了包括‘人类单独咀嚼槟榔可以导致口腔癌’在内的一系列结论。” 凌天牖教授说。

  1997年,作为湖南省政协委员的他,提交了槟榔影响身体健康和环境的提案。 2006年,他再次提案,还是不了了之。“其实我们要求得不高,就是在包装上提醒:‘吃槟榔有害健康’。”

  致公党湖南省委副主委胡旭晟亦曾向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提交提案,呼吁出台槟榔行业国家标准,责令厂家标注“过度食用槟榔有害口腔健康”。

  经过多年努力,2013年9月1日起,湖南槟榔厂家已经开始在包装上标注“过量嚼食槟榔,有害口腔健康”。

  明天:产业发展与百姓健康终要找到平衡

  “这是首次有国家层面的关注。”全程参与此次调研的湖南省口腔医学会秘书长、湘雅医院口腔医学中心副主任蒋灿华教授介绍,以前都是湖南省一级专家学者关注槟榔与口腔癌的关系问题,他地的专家对此研究比较少。

  中华口腔医学会和中国疾控中心的领导在此次调研中就表示,湖南省口腔癌的防控形势十分严峻。作为可预防的肿瘤,纠正不良生活习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口腔癌的发生。因此,对民众进行系统的健康教育、健康宣传非常必要。

  “槟榔到底是食品还是药品,对于槟榔的各项标准,相关部门要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凌天牖告诉记者。

  有专家指出,槟榔致癌不断被传谣和辟谣,牵扯出来的是一个巨大的槟榔产业链。其上游是海南几百万的槟榔种植农户,中游是价值近百亿的湖南槟榔加工企业及大面积的就业问题,而下游槟榔的专业销售团队也正在不断扩展,向全国延伸。

  据《光明日报》报道,湖南的槟榔产业总产值已超过300亿元,约占全国槟榔总产值的四分之三。而2017年8月出台的《湘潭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则称,要打造中国槟榔文化名城,做大做强槟榔产业,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三年后实现300亿元,五年后实现500亿元的目标。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善联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短期来看,遏制槟榔行业发展会影响海南槟榔种植业、湖南槟榔加工业,但长远来看,槟榔导致的医疗代价更大。湖南省口腔医学会副会长、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蒋灿华也说,即使不考虑术后化疗等治疗,一位口腔癌患者的医疗费用至少需要5万至8万。除医疗负担,患者术后回归社会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成为家庭和社会发展的“包袱”。

  胡善联表示,口腔癌与槟榔的关系早己被医学界认定,政府和企业必须认清这点,不能再将槟榔作为经济增长点来鼓励发展。为解决槟榔生产与预防口腔癌的问题,应加强对老百姓的宣传教育,使其认识到槟榔的危害;对槟榔也要加以限制,就像烟草广告不能出现在电视节目上一样;还要在湖南开展深入调查研究,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寻求扶贫与发展之间的平衡。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