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食品舆情

南山奶粉太嚣张!建筑工程致人死亡,却拒绝赔偿,被告上法庭,一审败诉!

2019-01-02 09:39:22 来源:五谷财经 编辑:青柠

  五谷君 五谷财经 2018年12月下旬,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题为《郭庭付、崔淑珍等与青冈亚华乳多宝乳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亚华乳业公司”)等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将南山奶粉推上了风口浪尖。

  到底怎么回事呢?

  原告郭廷付、崔淑珍、郭春洋、林秀艳、张爽(简称“原告方”)向黑龙江省青冈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被告亚华乳业公司、杨彬、鑫淼建筑公司赔偿原告方各项损失704129.50元。

  据悉,2018年6月,鑫淼建筑公司承包了亚华乳业公司发包的建筑维修工程,鑫淼建筑公司又将工程的人工费发包给了杨彬。

  杨彬雇佣原告方的近亲属郭伟明为其打水泥地面。

  2018年6月28日晚7时许,郭伟明在劳动中被被告设立照明灯带电的灯棍电击身亡。

  因被告杨彬是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鑫淼建筑公司将工程发包给没有资质的杨彬,应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亚华乳业公司是电力器械的财产所有人,对电力疏于管理,也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

  对此,原告方希望法院依法公正判决,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然而,被告亚华乳业公司却辩称,亚华乳业公司与鑫淼建筑公司签订了工程承包合同,合同的第六条2项规定,人员出现异常(安全事故)由乙方自行承担。

  因此根据合同规定,乙方鑫淼建筑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出现安全事故的相关赔偿,应由鑫淼建筑公司承担,亚华乳业对其损害后果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因此,亚华乳业公司表示,请求法院驳回原告方对亚华乳业的诉讼请求。

  同时,被告鑫淼建筑公司辩称,我公司不是该案的适格主体被告,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因死者郭伟明为被告亚华乳业劳动中被电击致死,应由亚华乳业承担赔偿责任。

  被害人在劳动中具有过错,应承担责任。原告方主张各项费用过高超过赔偿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与亚华乳业公司、鑫淼建筑公司拒绝赔偿、撇清责任不同,被告杨彬则辩称,我没什么可说的,尊重法院判决。

  双方对原告方的近亲属郭伟明受雇于被告杨彬,为工程打水泥地面的劳务中被被告方架设的照明灯灯杆电击身亡没有异议,应予认定。

  被告亚华乳业公司向法院提交工程合同一份。

  对此,原告方提出质证意见,合同中的第六项地条不符合法律规定,是无效条款,只能约束合同双方,对外不产生效力。不应免责。

  另外,原告方还向法庭提交了户口登记簿3份、死者郭伟明居住在青冈镇金城1号小区的房屋产权证照1份。

  被告方均未提出异议。

  本院对原告方提供的证据4份,因被告方无异议,予以采信。

  对被告亚华乳业公司提供的工程承包合同第六条第2项的约定,因属合同双方的意思表示,应认定对原告方不产生法律效力。

  基于此,本院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对事故发生经过的认定,2018年6月,被告鑫淼建筑公司承包了被告亚华乳业公司发包的建筑维修工程,被告鑫淼建筑公司又将工程的人工费发包给了被告杨彬。

  杨彬雇佣原告方的近亲属郭伟明为其打水泥地面。

  2018年6月28日晚7时许,郭伟明在劳动中被被告设立照明灯带电的灯棍电击身亡。

  对原告主张各项损失的认定,因死者郭伟明在青冈镇居住已经超过一年,应按城镇居民的标准支持。

  死亡赔偿金数额应确认为548920元、丧葬费确认为28033.50元、精神抚慰金确认为50000元、死者父母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确认为77176元,合计为704129.50元。

  法院认为,雇主要要依法保证劳动者的劳动安全。

  本案中被告方设立的照明灯灯杆漏电,形成不安全隐患,导致劳动中的雇员郭伟明触电身亡,并且郭伟明是在执行劳务中受害,雇主杨彬应承担70%的赔偿责任。

  被告鑫淼建筑公司在被告杨彬没有建筑资质的情况下将承包来的工程又发包给被告杨彬,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二款的规定,被告鑫淼建筑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亚华乳业公司是电力的财产所有人,对施工方的用电没有严加管理,致使承建方违规操作拉电,并带不安全隐患,对造成郭伟明触电死亡应承担20%的赔偿责任。

  郭伟明自己没有尽到注意义务,也应自行承担10%的民事责任。

  依照有关规定,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彬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郭廷付、崔淑珍、郭春洋、林秀艳、张爽各项损失492890.65元,被告青冈县鑫淼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二、被告青冈亚华乳多宝乳业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郭廷付、崔淑珍、郭春洋、林秀艳、张爽各项损失140825.9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

  亚华乳业公司又是谁呢?

  工商资料显示,湖南四季南山营养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南山公司”)、哈尔滨乳多宝乳业有限公司(下称“乳多宝公司”)和赵伟人,分别持有亚华乳业公司45%、33%和22%的股权。

  换言之,南山奶粉是亚华乳业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01.webp.jpg

  亚华乳业公司的注册资本1000万元,成立于2017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熊再辉,经营范围包括乳制品、乳粉(全脂乳粉、调制乳粉)、婴幼儿配方乳粉(湿法工艺)、米粉、豆粉、食品添加剂制造,批发零售。

  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提供的信息显示,亚华乳业公司成功注册了三个系列婴幼儿配方奶粉,即哆赋、倍尔嘉和领赋。

02.webp.jpg03.webp.jpg

  《五谷财经》获悉,哆赋和领赋两个系列婴幼儿配方奶粉隶属于南山公司,全称各为南山倍慧哆赋和南山倍慧领赋。

  通过注册后产品名称为“倍尔嘉”系列婴幼儿配方奶粉,隶属于乳多宝公司,原产品名称“慧力宝”。

04.webp.jpg

  换言之,为了配方奶粉新政,亚华乳业公司是一家专门用来注册的“合作工厂”,只不过,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南山公司,拥有两个系列。

  “配方奶粉新政实施以后,一个工厂最多只能注册三个系列婴幼儿配方奶粉,但有的企业不需要三个系列,或者说三个系列无法承担一个工厂的运营成本,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出现了两家公司甚至三家公司成立合作工厂,专门用来注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情况,”一位奶粉企业高管告诉《五谷财经》,配方奶粉新政限制一个工厂可以生产的品牌数量,就倒逼奶粉企业必须摒弃“依靠数量取胜”的经营理念,否则,三个品牌根本无法覆盖一家工厂的运营成本,这也是近年来奶粉企业全力打造“大单品”的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湖南四季南山营养食品有限公司(注:南山公司)是湖南亚华乳业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湖南亚华乳业控股有限公司则是由中国中信集团公司旗下中信资本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乳制品企业,是一家集乳制品销售于一体的大型乳品企业。

  官网显示,其拥有南山四季常青牧场、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中心区的特尼河牧场两大优质奶源基地,在城步、望城、特尼河有三大乳品工业园,主要生产“南山”“倍慧”两大品牌的乳制品,共计40多个奶粉品种、60多个液态奶品种。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