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曝光台

湖南警方披露一起案值超亿元的假减肥药大案

2018-12-20 14:36:09 来源:民主与法制社 编辑:龙 吟

   一处隐匿在大山深处生产“假减肥药”的窝点,将有毒有害违禁化学品“西布曲明”添加到假减肥药里售出。每粒药成本不足1毛钱,利润率却高达9000%,近百种“品牌”、十万余盒有毒有害“假减肥药”流向全国。2017年9月29日,湖南警方披露一起案值超过亿元的假减肥药大案。当地警方历时半年多侦查,在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下,于豫、皖、湘三省捣毁了销售网络遍及20余省份的假减肥药制售团伙。2018年9月,涉案的五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提起公诉⋯⋯

藏匿在深山的假药厂

  “黑作坊”藏匿于深山

  2017年8月,湖南省娄底市捣毁了一处假减肥药的生产窝点,现场查获近60万粒胶囊。这个“黑作坊”地处大山深处,车间里堆放着胶囊灌装机、各色粉末和胶囊外壳。靠这些“设备”,每小时能生产1万粒假冒减肥胶囊。经食药监部门抽检,确认大部分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有毒有害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据了解,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的副作用。人体服用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药后,严重时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已被我国禁用。

  “原料乱配,可以吃就行。技术其实也没什么高明,就是利用(消费者)心理⋯⋯”在娄底市看守所内,嚼完槟榔、搓着手、皱着眉的吴平向民警交代案件时突然发出了傻笑。这个叫吴平的27岁男子,就是假药生产窝点的主人。

  吴平是湖南益阳安化县人,初中毕业后他就闯荡社会,在深圳、东莞等地打工数年后回乡。上网打游戏是他的唯一爱好,两年前开始卖减肥药。最初,他只是做微商下游的零售。听微商团队线上讲课时,他意识到所接触的减肥药并不正规,但有人试吃后一下能瘦几斤,药也卖得挺火,一年毛利润有三四十万元。这让他开始萌生自己造假药致富的想法。

  2017年年初,不满足做“小虾”的吴平决定自己制造假减肥药。他选择大山深处的亲戚家的一处地下仓库,用木板隔出十多平方米作为生产车间。选址于此,是由于地处偏僻,若有陌生人来,他很快便能发现。吴平从广东、浙江等地买来半自动胶囊填充生产机、封口机、打码机等工具,很快,他的地下工厂开工了。吴平把米粉、面粉、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等随意组合,并加入西布曲明药粉,最后通过灌装机灌入胶囊壳,制成“减肥胶囊”。

  吴平能制作多种假冒减肥药胶囊,光胶囊外壳就有19种颜色。为了让假药显得成色更足,他还买来当归粉,掺入原料做出中药味。

  一小时产万粒利润超贩毒

  警方查明,吴平的这个“黑作坊”一小时能生产上万粒假减肥药,一粒成本不足1毛钱,卖到消费者手上时平均一粒9元到10元,利润率近9000%,远超贩毒。吴平供述,买10万粒胶囊外壳只需2800元,一粒不到3分钱。而一粒胶囊所需填充物,成本仅需几分钱。一粒假减肥药生产成本不到1毛钱,对外销售3毛5分钱至5毛钱不等,“一粒胶囊赚两三毛,走批量,1000粒起卖,但一般是万粒起,最多一次几万粒。”

  随后,吴平将假药往下线推广,再通过类似传销的严密组织,隐匿身份,通过全国总代理、省市区代理,层层分销。最终,这些减肥药被二次包装成上百种假品牌,近十万盒假药流向全国。

  吴平的反侦查能力极强,“货、钱、物流,均分别隔离,名字、电话号码都是假的。”明知西布曲明有毒,他从一开始就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吴平在广州、深圳分别注册一家假公司,留下假电话,只有微信号是真的,下线通过社交网络联系、交易。吴平前后有近10个手机号,频繁更换且从不用这些号码通话,而是将买家引流到两个微信号上。他清楚代收货款会留下银行账号信息,故从不代收货款,而是微信、支付宝匿名转账。在吴平的逻辑里,不见面交易,不透露真实姓名,手机号、地址都是假的,愿者上钩,信则买,先付款转账,再生产、匿名发货。

  民警秘密跟踪近一个月,才摸清生产假药的窝点。吴平所在的“窝点”距离安化县城20多公里,位于深山的一处四层高民房地底,背靠溪流和悬崖,地势高,正对一条土路,稍有动静都能看见。平日里很少有车辆来往,深山里来个外人很容易引起警觉。经过警方数月的卧底侦查,生产假减肥药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吴平才被锁定。2017年7月19日,娄底市公安局一举出动30余名得力刑(特)警,将“窝点”团团围住,吴平被抓时没有反抗,只是嘴上喃喃说:“这里是深山冷岙,没想到这么快被你们发现了。”

  吴平交代,自己花4800元买了一公斤西布曲明。“我们做减肥胶囊的都知道,减肥胶囊不添加西布曲明肯定是没有减肥效果的。”他供称,“自己会发货给下线让其试药,吃了就有厌食、口干、头晕、睡不着觉等症状,吃一粒瘦一斤,两三天瘦几斤。”根据买家需求,吴平几乎能制作任何减肥药胶囊——光胶囊外壳就有19种颜色,填充物也可不同组合,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是为了调色。有人问胶囊怎么没中药味,他就特地买来当归粉加进去,做出中药味。警方掌握吴平的交易记录显示,从2017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获,仅4个月时间,靠卖减肥药胶囊,其微信和支付宝入账就超过30万元——其中仅6月10日就单次入账28000元,一天销售假减肥药胶囊数万粒。侦查人员初步统计,吴平累计生产销售近百万粒假减肥药胶囊,按一盒30粒能卖300余元来算,其市场流通价高达1000多万元。

  长沙的受害者小刘是在同事的介绍下购买“小绿”的,小刘皮肤白皙、面容姣好,但生孩子后身体发福,过去她试过“按摩减肥”,但成效不明显。2017年春天,她开始服用“小绿”。她先是买试吃装,再按疗程吃。据她描述,吃了这些产品后,厌食、亢奋、失眠,并伴有心悸和胸闷,可后来又感觉没有效果,没吃完。

  假“药商”传销式的销售花样

  本案中另一名重要嫌疑人张萌,1992年出生,高中文化,系河南开封尉氏县人。他是这起生产、包装、销售假减肥药团伙中年纪最小的,也最能赚钱的一个。张萌从假减肥药源头生产商以最低价拿货,组建减肥药微商体系,并设立微商“游戏规则”掌控全局。

  除了从吴平的生产窝点进货,张萌还从河南新乡、江苏南京购进减肥药胶囊。他自己设计图纸,让生产包装盒的厂家,根据他提供的设计图,生产减肥胶囊的包装盒,自己再购买药瓶予以包装。为获得更高利润,张萌精心设计了十几个“品牌”,“国外进口”“中草药精华”是其产品最常挂上的词。

  张萌到案后交代,他设计的十几个“品牌”,相应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都是假的。他通过微信,逐级铺开省、市、区代理和全国微商销售网络。他建了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一级二级三级等代理拉进群,群里不定期发布买家秀广告和客户反馈信息。为防意外发生,张萌立下群规:禁止其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一名省级代理曾经想越过全国总代,找张萌直接拿货,被他明确拒绝。“这也是为了保障各级代理的权益——微商卖减肥药走量,量大价低,拿货越多代理层级越高,进货价越低,利润越高。”张萌说。他给旗下的减肥药微商定下的“死规矩”是,最低零售价不得低于288元,一般30粒一瓶的减肥药售价都在300元左右。

  对于所售假减肥药的危害,张萌心知肚明。为检验假减肥药的效果,他也会让下线试吃减肥药。有一次,一名下线试吃后,因药性太强直接进了医院,但这并没能阻止他们继续销售有害减肥药品。

  2017年7月17日,苏州市公安局举办破获假减肥药案发布会,张萌的姐姐看到新闻后,让母亲紧急通知张萌,现在查得太严,已经赚了不少钱了,赶紧收手。张萌于是将相关视频和新闻链接转给下线,让对方逐级转发通知:这阵子严打,别卖。7月18日晚,意识到危险的张萌连夜将假减肥药转移到农村老家,但还没来得及隐匿销毁,就被警方逮了个正着。而被抓前两天,张萌刚卖出数万粒假减肥药胶囊,入账两万余元。

  警方查明,张萌的转账记录有200余页,近5000条,而张萌仅确认交易记录就花了数小时。据办案人员初步统计,吴平、张萌累计生产销售假减肥胶囊近10万盒,按市场价值达3000多万元,加上流通和其他环节,该案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经过长达半年的技术侦查、深度摸排之后,2017年7月19日,娄底警方联合娄底市食药监局在三省四地同时收网,捣毁生产销售窝点,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五名。

  90后女子以身试法追悔莫及

  90后女子小玉是张萌的下线,也是假减肥药的微商全国总代理,安徽淮北人。小玉大专毕业,工作三年后怀孕了,不方便上班,觉得做假冒减肥药赚钱,她通过关系认识了张萌并加了他的微信,看其朋友圈产品信息和展示,问其效果。张萌知道自己的产品中添加了西布曲明,就发了7粒“小绿”让她试吃。小玉试吃后有饱腹感、口干等症状,瘦了一斤多。她提出想做“小绿”代理,张萌随即同意。

  2016年8月,小玉的上线被抓了。张萌遂提醒小玉,“我们还是不要明目张胆的好,这事我们也得注意,就怕撞枪口。”2017年3月,张萌又说:“这段时间查得严,厂家也不敢多做,要控制出货量,通知下线代理。”小玉从张萌那儿进了两种减肥药,因外包装和胶囊分别为绿色、粉色,所以俗称“小绿”(即“一瘦减肥胶囊”)、“小粉”(即“瘦乐多减肥胶囊”)。但本质上,它们的生产工艺和原料是一样的。作为全国总代理,小玉从张萌那儿分别以80元、110元的价格购进“小绿”“小粉”,再按购货量以批发和零售的不同价格,转手卖给下级代理,交易一次能净赚数百到数千甚至上万元不等。而经过下面层层代理,到普通消费者手中时价格在300元左右一盒。

  据张萌和小玉交代,每逢“3·15”或重大有毒有害食品案发,他们都会在微信群里通知下家,风头紧,不要卖,同时通知客户,货源紧张,暂时无货。“他们很懂消费者心理和商业运作模式,通过类似传销的严密组织,隐匿身份,通过全国总代理、省市区代理,层层分销,且反侦查能力极强。‘风头’紧时会暂时躲避。这样使得线下监管打击难度很大。”娄底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成良在通报案情时说。

  娄底警方掌握的微信转账记录显示,从2016年6月21日起,张萌给小玉发过181次货,小玉微信转账264328元。起初小玉让张萌直接发货到她家,她再发货给下线,后来她干脆让张萌代发货给全国各地的客户和旗下四个省级代理。在娄底市看守所,小玉哭着说,自己见钱眼开,以身试法跌入监狱,毁了自己,也害了家庭,真是后悔莫及啊!

  娄底市双峰县女子小玲,是小玉销售假减肥药的省级代理。二人接上线的模式如出一辙——先加微信,发货试药,再谈代理谈价,最后发货收钱。做了半年后,小玲才从小玉手上砍下每盒5元的进货价。经警方勘查,小玉累计销售入账金额为312367元:仅2016年8月21日到2017年6月19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小玲就通过微信和支付宝向小玉转账45笔,总金额116690元。仅为省级代理的小玲,其交易物流单就有几千张,每一单交易的背后都值得深挖。被抓后,小玲泪流满面,后悔自己唯利是图,走上犯罪道路。“身边也有人做微商卖减肥药,我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侦查员化身“微信美女”

  警方透露,在假冒减肥药江湖里,维系这个体系的不是“瘦而美”,而是极高的利润。销售假减肥药的不法分子,在朋友圈“抱怨”发货太多、忙不过来,还有人喜欢晒微信交易记录的截图、一沓红钞票的小视频和各种“高大上”吃喝玩乐的场景。有人在疯狂鄙视一个月辛辛苦苦挣几千元的同龄人,有人在关注豪车豪宅,喊着“年薪百万不是梦”。

  2016年下半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发现在湖南地区有一款名为“小绿”的减肥药在网上销售,怀疑其中有非法添加成分——西布曲明,将线索推送给湖南警方。娄底市公安局接到线索后,开始启动侦查。警方表示:“此类案件均为网络团伙犯罪,犯罪分子利用网络的虚拟性、传播性隐藏身份大肆作案,但一有风吹草动就作鸟兽散,对此类犯罪很难打击到位。因此,专案组决定专案经营、顺藤摸瓜,争取一网打尽。”

  摸清犯罪链条是关键,这个重任落在了娄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刘亮身上。他决定化身微信中的一名美女,“卧底”微商开展侦查。这“差事”并不顺利。干过刑警、特警、经侦多年的一米八大汉,得整天琢磨如何以女性尤其是美女心理,发微信朋友圈。“为了检验自己的‘卧底’成果,我还故意添加手下民警兄弟的微信,一来二去,对方竟浑然不觉。”在和微商嫌犯沟通时,只要对方稍有警觉,刘亮马上让同为警察的妻子,微信语音对方,增加信任度。

  “减肥药微商圈所呈现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美女,炫目多彩、让人垂涎的减肥买家效果秀,对潜在买家有很强的诱惑性。”刘亮发现,在查获的宣传资料上,画面均为清一色的美女,个个纤腰瘦腿瓜子脸、丰乳肥臀的S型完美身材。各类宣传资料不断强化“只有瘦才是美,只有身材完美才是合格女人”的价值观。

  娄底警方指出,中国有近亿消费者依赖减肥产品,近年来,微商卖减肥药已发展成一个灰黑产业,呈愈演愈烈之势,“线下制售假药源头不除,假货会源源不断,所以打假要追根溯源,要靠广大社会各界共同治理。消费者千万莫上当受骗!”(文中人物使用了化名)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