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食品要闻

祝义财股份冻结 地方政府“保驾”雨润要求机构不抽贷

2018-11-30 12:35:59 来源:新京报 编辑:青柠

  新京报讯(首席记者 赵毅波)距离祝义财2015年被监视居住的消息已公布三年多时间,其案件进展至今未有公布任何消息。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近日最高法院的一份裁定书中,祝义财被描述为“涉嫌违法违规”,这是近三年来公开资料中对祝义财案进展的几乎唯一介绍。

  新京报记者获悉,最高法院的上述裁定作出于9月底,并在4天前上线于中国裁判文书网。

  作为上诉人的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雨润) 称,江苏省人民政府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多次召集各大金融机构召开协调会,强调必须稳定雨润集团的对外融资环境,要求各大金融机构不得单独抽贷压贷、不得单独申请诉前保全,不得单独申请查封财产、不得单独提高授信条件;同时要求江苏省有关部门要加强与外省联系沟通,协调当地金融机构参照该省做法,签署授信联合管理框架协议。

  据悉,安徽省人民政府也就雨润集团的融资问题召开了专题协调会议,会议强调目前雨润集团资产状况仍然较好,战略重组正积极推进,企业融资风险可控,要求各金融机构将实际控制人祝义财个人涉嫌违法违规的行为与企业正常合法经营区别开来。

  此外,雨润也在近期迎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孙梅君的调研,并“勉励雨润不断做大做强”。

  此前11月16日,雨润系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先生因与中国进出口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被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财产保全。

  国企并购者祝义财

  据公开资料介绍,雨润控股集团是一家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集团。目前,旗下拥有雨润食品(1068.HK)、中央商场(600280.SH)两家上市公司。企业综合实力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12位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8位,一度被称为中国最大的肉制品企业。

  这一肉制品帝国的创始人,即是1964年出生的安徽人祝义财。

  1989年,祝义财从合肥工业大学毕业,被分配至安徽省交通厅下属的海运公司工作。不安于“吃皇粮”的祝义财,不久后果断抛弃“铁饭碗”,下海经商。

  据报道,祝义财当时用200元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跟一家对日水产品贸易公司做虾蟹生意,从这里,他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992年底,祝义财来到南京创立雨润集团,标志着这一未来的江苏民企巨无霸正式诞生。

  1996年是祝义财商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年份之一。当年,祝义财成功收购南京罐头厂。总资产500万元的民企收购总资产7000万的国企,被称为江苏乃至全国首个收购国企的民营企业家,一时轰动全国。

  接下来的几年,祝义财运用收购、兼并、重组等资本运营手段,先后在江苏连云港、安徽阜阳等地继续“蛇吞象”。

  由此,“雨润神话”诞生,2005年10月,雨润食品在香港成功上市,祝义财身家暴涨30亿,一举登上江苏省首富的位置。

  2009年6月,祝义财拿下了A股上市公司南京中商的控股权,南京中商后来更名为今天的中央商场。

  南京中商最早建于1936年,是极富历史意义的全国大型零售骨干企业。入主这一上市公司,标志着祝义财的财富生涯再上一个台阶。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祝义财的计划也越来越“宏伟”。

  2010年,雨润集团曾宣布了“三三三”发展战略,即在全国30个省会城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在300个地级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物流配送中心、在3000个县域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

  据评级机构中债资信数据,截至2015年9月末,雨润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无形资产合计达112亿元,在总资产中的比重为73.66%,明显高于双汇(58.16%)。

  然而,雨润大举扩张的资金是否真正投入于肉制品主业,还是流向房地产业,一直备受争议。中债资信表示,雨润食品经营性净现金流呈现持续大幅流出,主要为支付给关联方的款项大幅增长所致,该关联往来包括与雨润旗下其他子公司的关联交易等,而关联方款项的最终流向可能是房地产业务。

  在大笔投资房地产业务的时候,雨润集团的利润来源——食品业务却增长乏力。在祝义财案发前的2011年-2014年,雨润营业额逐年缩水,分别为323.15亿港元、267.82亿港元、214.40亿港元、191.58亿港元。

  爆发债务危机后寻求接盘侠

  2015年3月26日,雨润食品公告,祝义财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这一监视居住的消息,标志着安徽人祝义财创下的江苏首富神话按下暂停键。

  2015年,雨润食品巨亏29.8亿港元,创下其2005年在香港上市以来年度最大亏损金额。

  在亏损之外,此前大规模扩张的雨润一步步滑入债务危机漩涡,并爆发债务危机。

  南京雨润在前述裁定书中表示,雨润集团实际控制人祝义财自2015年3月3日被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导致整个雨润集团融资环境急剧恶化。

  2016年3月17日,雨润核心企业——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雨润”)发布公告称,2015年度第一期短融资券(即15雨润CP001)应于当日兑付本息。但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标志着南京雨润正式债务违约。

  评级机构中债资信表示,雨润实控人祝义财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目前无任何进展,此事件对南京雨润经营、融资及财务等方面造成很大的冲击,提前触发了南京雨润的债务危机。

  在此背景下,陷入债务困境的雨润曾选择“卖身救赎”。

  2015年9月,雨润旗下的雨润食品与中央商场公告称,雨润在与融创中国商讨有关战略合作事宜,融创中国可能购买雨润持有的雨润食品股权,并承诺向雨润提供全面支持,与债权人共同商讨雨润债务问题的解决。

  不过,12天以后,融创中国就退出了此项合作。根据中央商场的公告,理由是“完成潜在交易所需要的时间过长,不能在雨润可接受的时间内完成”。与此同时,融创中国主要大股东融创国际出马,表示有兴趣与雨润进行接触,洽谈战略合作。

  到了2016年1月,这一谈判再次失败。据报道,孙宏斌在上海提及雨润食品项目时,称雨润食品实际控制人不能签字是导致交易作罢的主要原因之一。据孙宏斌透露,融创国际与雨润控股集团洽谈之初,雨润集团控股的谈判代表称雨润食品实际控制人可以签字。

  在融创之后,江苏民营资本苏民投亦曾表示有兴趣接盘。

  2017年底,苏民投方面负责人公开称,“我们已经向省政府申请牵头组织省内民企重组雨润集团,化解其债务危机,目前正在等待机会,择机推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今年10月消息,苏民投方面透露,“公司正在跟进雨润与三胞等重大项目,省市两级政府均认为在雨润、三胞等重大项目上,苏民投作为江苏省唯一民营企业代表,应发挥特殊作用,目前项目正在跟进中。”

  据介绍,江苏民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是全国首家省级民营投资联合体,现有注册资本96亿元,由沙钢集团、协鑫集团、红豆集团等10余家江苏知名民营企业联合设立,于2016年6月正式挂牌运营,以“汇聚江苏民营资本,助推苏商转型升级”为使命。

  近日,苏民投方面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暂时还没有进一步进展可以披露。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勉励雨润不断做大做强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江苏龙头民企,雨润的债务情况得到了江苏官方的重视。

  11月21日,新京报独家报道,在江苏省政府金融办指导下,雨润集团金融债权人委员会2016年成立,并拟对雨润集团进行整体债务重组。2017年底至2018年初,江苏省委省政府批示南京市政府负责雨润集团的债务危机处理工作,南京市政府召开了多次会议,商议对雨润集团的债务重组问题。

  新京报记者还获悉,目前,已有多家机构向政府、债委会和雨润集团报送了重组方案,债委会各方正与相关意向重组方进行商谈。

  根据雨润官方公布的信息,今年11月1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孙梅君、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食品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司司长马纯良等,在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朱勤虎,南京市副市长胡万进等陪同下在雨润调研。雨润控股集团总裁祝义亮热情接待了孙梅君一行。

  在雨润调研期间,孙梅君一行深入了解雨润在生产研发、食品安全监管、产业链建设等方面的相关做法,并勉励雨润不断做大做强,继续发挥行业领头羊的作用。

  在新的接盘者进入雨润之前,其面临的一大挑战仍是雨润遭遇债务危机后,其资产被大量冻结的司法现状。

  11月16日,雨润系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先生因与中国进出口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被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财产保全。

  公告显示,祝义财持有本公司476687416 股无限售流通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1.51%,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民初 195 号民事裁定书轮候冻结,本次轮候冻结包括孳息,冻结期限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11月25日,新京报记者自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企查查”获悉,雨润系的顶层企业——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目前陷入了200多起诉讼案,且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11月20日公布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书,雨润等方面因与中国进出口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为上诉人(原审被告)的雨润等方面被该法院驳回。

  法院判决,涵悦大酒店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进出口银行借款本金15999万元、利息12426069.44元等等;雨润肉类公司对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进出口银行对涵悦大酒店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关于冰淇淋的传言是真的吗?

澳洲好记忆奶粉被指“画饼”入市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