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食品舆情

长沙电力“三产”公司与巨贪彭旭峰的渊源及其他!

2018-06-21 17:01:29 来源:韶山路0号 编辑:青柠

       日前,“韶山路0号”独家报道的《湖南巨贪彭旭峰的逃亡之路》,受到广大网友的积极关注,阅读量朝50万一路裸奔。

  女为悦己者容,我为悦己者文。0号君受网友鼓舞,从保险柜中翻出了一条尘封多年的线索,进行了一番调查。这个事情,与声名狼藉的“电老虎”密切相关,与浪迹天涯的巨贪彭旭峰相关,与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

  2011年,长沙地铁二号线一期工程变电站电气安装及110KV线路工程发布招标公告,计划投资9200万元。

  六家电力安装公司参与招投标,评标结果:第一名为联能电力,紧接其后的是星电集团。公示期满后,第一名中标候选人接到长沙轨道公司通知:“贵公司已去公函告知自愿放弃此项目”。

  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去竞争的重大项目,怎么可能放弃?联能电力对此表示坚决不服,要求调查。

  调查表明,排名第二的星电集团出了阴招,伪造文书、公章和相关材料,假冒联能电力的名义向招标单位发函。

  真相大白天下,结果应无悬念。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最终结果仍然是第二名星电集团中标!

  0号君不解的是,以长沙轨道交通集团董事长彭旭峰的智商、个性和长沙地铁是省市重点项目的政治定位,是不可能在明知一方私刻公章、伪造文书的情况下,还甘冒风险为其站台担责的。

  这个星电集团,究竟是何方神圣,既敢于藐视法律,又能将彭旭峰玩弄于股掌之间?

  “星电集团”的前世今生

  星电集团全称“湖南星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以前叫“湖南星电建设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长沙市供电公司下属的“三产”企业。这家能量大得吓人的公司组织架构和属性有点怪,说它是民营企业,主要管理人员全由电力部门任命委派;说它是国企,国家不占一股。

  据0号君调查,星电集团一直是长沙市供电公司的白手套,上可套取国家资金,下可垄断电力相关行业市场,为了独霸日趋竞争激烈的电力安装工程市场,狼狈为奸不择手段,吃相非常难看。因为牵涉到星电集团的贪腐问题,最近几年长沙市供电公司先后有十数名干部职工受到法律的严惩,可从调查的情况看,仍有一些人并没有收手。

  长沙轨道公司的霸道中标,只不过是星电集团众多霸道案例中的一个,至于该公司为什么能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后来居上,0号君坚信在彭旭峰归案后一定会真相大白。

  长沙一家著名的三甲医院坐落在城市中心,某年,该院修建门诊和住院大楼,向社会发包电力安装项目,一家正规社会电力安装公司愿以800万元承包全部电力安装工程,并且带资入场。双方非常满意,签订了正式合同。长沙市供电公司派人上门赤裸裸地警告建设方,电力安装项目只能由长沙市供电公司的“三产”企业做,其他公司做可以,但完工后要想外线接入送电,只怕多几个800万也通不过验收。

  那家入围的电力安装公司权衡利弊后,乖乖退出了。而该项目,在工程量和设备用材品质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工程价格从800万升到了2000多万元。建设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被逼接受“城下之盟”,并且还照电力的要求预付了300万元。可是,好长时间,工地上却连个电力安装工人的影子都见不到,不得不又找关系出面打招呼,扮孙子说好话。

  一位长期浸淫电力施工市场的老板吐槽,不管是长沙轨道公司还是那家三甲医院,在长沙都是背景和社会地位都非常之高的单位,人家已经“中标”甚至已经签订了合同的情况下,供电公司和其“三产”企业联手轻易就废了对手,这种霸王硬上弓、杀猴子吓鸡的伎俩的确有明显的恫吓效果,所谓白道黑道都干不过电力霸道,让其他社会电力安装企业再不敢轻易和电力的“三产”企业竞争。

  查不死你就拖死你!

  据0号君调查,霸王硬上弓只是供电公司和其“三产”企业欲图霸占市场的流氓手段之一。

  长沙市内有电力安装资质的正规企业上百家,可供电系统外企业没几家敢贸然承接业务,除了前述杀猴子吓鸡的示范效应外,还因为这些公司承建的工程最终要通过供电公司的验收才能通电。即使工程质量完全符合标准,也极可能通不过供电公司的验收,方法手段有很多,鸡蛋里面挑骨头。实在挑不出骨头怎么办?还有一招:拖!只要将验收期拖过建设方和电力施工方签订的合同期限,施工方就会违约,可能面临违约赔偿,不仅没有利润,还可能血本无归。对建设方来说,整改和重新施工耽误的时间也是伤不起的痛!

  是不是所有建设方都如此任人宰割?不,也有不信邪的。

  长沙某著名房地产公司开发建设了好几个小区,电力项目请的是一家社会正规安装公司。施工完成了,长沙市供电公司一直不通过验收,迫使建设方必须将电力安装项目交他们的“三产”公司来重做。那个项目投入电力安装资金数千万元,一旦推倒重来,建设方和电力安装施工方都损失不起。几经反复,拖了好长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找关系打招呼才过关。

  此外,长沙供电公司和其“三产”公司一方面强调电力施工必须有专业资质,以此设置准入门槛,另一方面自己肆意践踏这些规定。

  0号君调查中了解到,湖南省电力公司在长沙雨花区有一个110KV变电站主控楼及部分附属工程。星电集团承接该工程后,转手承包给了没有任何施工资质的个体老板王某。完工后,长沙电力“三产”公司只给王某结算了408万元,转身向省电力公司套领了627万,被王某告上法庭。

  这个工程中,星电集团暴露出来的问题不仅仅是行业规矩形同虚设,被恶意践踏,还套取了国家资金约210万元。据了解,外面的企业要想从省市供电部门承揽电力施工业务,主要有两个选择:与电力“三产”公司合作,或从电力“三产”公司手中转包。

  0号君就行业准入一事向电力部门某领导请教,他非常认真地回答:任何部门出台的规定都是为了约束他人,怎么可能束缚自己!

  政策法规为行业垄断开道

  0号君调查中得知,星电集团除了在市场上不择手段抢夺工程项目外,还想方设法影响甚至是操纵政府行政主管部门为其背书,利用相关政策法规,或明或暗地变相垄断行业,从中谋取巨额不当利润。

  长期和长沙供电公司打交道的一名律师给0号君讲起了该公司的一件往事:当年,星电集团准备向长沙市物价局提交一份报告,以规范供电设施建设费的名义提高实际结算价格,该公司很多人认为不可能通过,因为牵涉垄断经营等法律问题。可没多久,该报告真的通过了!长沙市物价局出台了《关于新建住宅供电设施工程建设费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市区内新建住宅供配电设施施工工程按每平米94元结算。

  这个价格意味着什么?多位业内人士称,每平米94元是个虚高的价格,利润空间很大。一位资深电力安装施工企业的老板说,每平米42-50元就可以做下来。从理论上说,这对所有电力安装公司都是个利好,可除了电力的“三产”公司外,没有人为此叫好。

  为什么?

  因为非电力“三产”公司的其他电力安装公司,在没有疏通好供电公司和其“三产”公司关系的情况下,基本不敢冒险承接相关项目的电力安装业务。所以,从表面看,这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开放型价格规定,实质只是利于电力部门的“三产”公司和关系户收费。

  前面讲到了星电集团从一个小项目中套取国家资金,那算是毛毛雨,真正的大手笔要算从国家电网规划改造项目上套取巨额资金。

  当前,从中央到地方都非常重视民生问题,也舍得在事关民生福利的惠民项目上花钱。同样,地方电力系统每年都有由国家电网公司下拨的经费,用于这些项目的修建和改造。只是,这些惠民项目,地方供电公司绝大多数由自己的“三产”公司来围标,而不是真正法人公开招标,业内人士称其为“过家家”。

  能够入围的极少数社会电力安装公司,又基本都是电力系统的关系户。“没有电力部门领导撑腰,谁敢去趟这池浑水?”一家小电力安装企业的老板告诉0号君。他妈妈的表哥的舅子的岳父的弟弟的女婿在电力部门当科长,所以每年都能从星电公司的 “牙缝”里捡到几片青菜叶子。

  这种状况与彭旭峰的做法十分类似。彭任长沙轨道公司一把手期间,该公司大量项目的中标都要通过其弟弟“小彭总”之手,而供电公司的项目都要通过其“三产”企业或领导人的“白手套”。电力施工市场的蛋糕看似很大,其实真正能够公平公正的分给社会正规施工企业的很小很小,这也是一些资深社会电力施工企业纷纷偃旗息鼓的原因。

  比如各类园区的建设,因为牵涉到规划范围内原有电杆的移动,根据相关规定只能由电力部门负责,于是,原本只要1000万元可以完工的,往往会被供电公司坐地起价,没有1500万至2000万是移不动的。而且,有些大型园区规划时,当地电力部门就向国家电网公司呈报了改造规划,也获得了国家电网的相关改造经费。这样一来,同一个项目,电力“三产”企业一手获得电力部门给这些项目拨付的专款,一手还要从不知情或很无奈的地方政府和相关单位再收一次钱,得到两笔资金收入。

  供电公司与其“三产”公司此类行为,被知情人士讥讽为“老子和儿子联手,套取爷爷的资金”。

  丰盈的“小金库”和资金黑洞

  长沙供电公司为什么要如此肆无忌惮地把控星电集团?

  据0号君调查,除了前述一些原因外,大概还有以下几点:

  首先,电力系统的经费预算现在非常透明,每一笔钱的来龙去脉都要合法合规,十八大后对公款使用的缰绳越系越紧,领导们有些钱没有办法报销,尤其是给女朋友们买首饰和裤子的费用没法入账,“三产”公司便派上了用场。

  其次,一些在国企不好报销的其他开支,也可通过“三产”公司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进行消化。如某省律师协会一问题被媒体曝光后,因为牵涉到供电公司,由其“三产”公司花巨额广告费去了难。

  再次,“三产”公司的收入也是供电公司职工高福利的重要保障。

  所以,长沙供电公司的“三产”公司在其大力扶持下红红火火,领导政绩突出,职工收入猛增,只不过这些荣耀与辉煌是建立在不公平竞争的基础上,是以其他合法电力安装工程公司的痛苦为代价,是以破坏公平竞争的环境、浪费公帑、损害企业和百姓利益、影响央企形象为代价的。

  而且,据0号君调查,电力“三产”公司的巨额收入,并没有全部进入单位账户。比如前不久,长沙某地一个上千万的电力项目施工完毕后,当地电力公司提出要收上百万的费用,一开口高达工程总价的10%以上,不然也极有可能竣工验收不被供电公司通过。十分吊诡的是这些钱常常被要求不能打进单位账户,出现了深不见底的资金黑洞。

  隐藏的违法重灾区

  长沙某知名律师指出,不管是以前的电业局、电力局,还是现在的供电公司,其性质都是国有企业,只不过这种企业因为历史的原因,具有某些占位优势,并不具有行政职能和权力。现在长沙供电公司为了实现不法目的,纵容自己的“三产”公司,甚至赤裸裸地利用自己的占位便利,采取不法手段出面为其站台撑腰拉业务,说到底是典型的以特权谋私垄断市场,进行不正当竞争。这种行为至少违反了两部法律:《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

  《反垄断法》明确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长沙供电公司前述行为恰恰违背了该法第十七条:“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没有正当理由搭售商品,或者在交易时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条件”、“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的规定。

  《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长沙供电公司前述种种不法行为明显与此相悖,符合该法“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的特征,属于典型的违法犯罪行为。

  这些乱象,在长沙供电系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中央反腐风暴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令贪腐者闻风丧胆,彭旭峰已经远逃国外,其被追逃归案只是时间问题,而有些地方有些行业因为高度封闭,仍然自诩独立王国,无视党纪国法和基本的市场竞争伦理,肆无忌惮继续做它的山大王土霸王,长沙供电公司和其“三产”公司算一个典型。

  注:

  1、地方电力的名称变化较多,一段时间叫公司,一段时间叫局,现在又叫公司。为便于表述,文中统一为“供电公司”。

  2、为保护信源,对本文中人名、单位、数据稍作了技术处理。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制售凉菜需“五专”标准 外出就餐需留心

食盐不定价 会不会涨价?

广东:今年荔枝上市晚价格高

曝光台